王牌投手

王牌投手

更新时间:2021-07-22 10:54:04

最新章节: 转眼间,深秋便至。属于棒球的战火又一次被重新点燃,新一届春甲大会地区选拔赛,在神奈川县内如期举行。而这次,青叶道台高中由于在夏天时,在夏甲大会上的优秀表现,此次参战春甲大会的春日云等人自然而然的,就被全国各地的体育报和网络新闻媒体们,统一口径的宣称为——霸者的再出征!口号喊得十分的响亮、高调,但青

183.胜利转折点

“乒!~”

打击区上,春日云又一次的破坏掉爱川高中投手西光寺投过来的一记决胜变化球后,皱着眉头暗想到:该死的,这样的打击完全进不了安全区嘛!~

是的,从一开始春日云就已经用尽全力在挥棒打击了。

可受限于自己本身的打击技术并不好的缘故,即使春日云看得清对手投的是什么球路亦好,他也只能将球打出界外,而无法真正打成一记安打形成跑垒的。

只不过,说了也好笑,春日云的这副模样在外人看来,却像是他故意想要追逼爱川高中的投手,不打出安打的以消磨对手体力和精力为主要目的的样子。

至少在爱川高中那边的人看来,是这个样子没错!

“该死的……呵拉,西光寺你到底行不行啊!?”

“人家都已经打掉你快20球了,快一球干掉那小子啊!~”

“这个时候你玩什么玩啊,快一球解决战斗!~”

休息区里一众队友对于自己接连投出去的球被打掉,已经很有怨气了,这些人全都以为是西光寺他在玩。

因为场上的情形……还别说,真的有在搞事情的情况存在。

你说两个敌对的投打选手,按照正常来说,不就是几个球数就能解决掉的事情吗!?

可西光寺和春日云两人倒好,都已经连续对决有近20个回合了,却仍然没有分出胜负来。

那场面看得是让人那个着急啊……

此时,整个球场都闹哄哄的。

双方的应援团成员一个个都用出全部的力气在嘶喊着,为彼此所属的一方加油助威!

而在球场中央,投手丘上的西光寺被拖进消耗战里消耗掉了不少的力气,让得他即使有练过都好,此刻也仍不免被累得投球的右手手臂整个开始发麻颤抖,气息不稳的大口大口喘着气。

“呼~~呼~~呼~~”

同样,在打击区里的春日云也不好受,接连打了对手近20记的全力投球,此时他握着球棒的双手都已经麻痹不已了!

“该死的,这样下去不行!~一定要想办法解决掉他(他)才行!”西光寺和春日云两人都在心中暗暗计较着。

先说春日云这边,这会已经双手发麻的他深知自己在面对对手投出的下一记决胜球时,没有了刚开始时那种应对的力气。

连续的打击当中,高速飞来的棒球被自己挥出的球棒打中之后所造成的反震力,那是一次强过一次的让春日云感觉难以承受的,直到眼下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对下一球用力挥棒的力气……

于是就在这会,春日云突然脑子里灵感一现的想到了这场比赛里,他的队友们经常用出的打击方式――诱骗打法来。

“或许,下一棒我可以这么干吧~~”

春日云他想用短打了。

是的,短打!

因为在春日云看来,自己眼下已经完全没有了用力挥棒出去打棒球的力气,即使勉强挥棒打中,球也一定飞不出多远就会被人接到。

与其这样,倒不如干脆省点力气,用短打把球挡下然后趁机跑垒为妙!

但是决定用短打是一回事,怎么个用法又是另一回事了!

事实上,爱川高中那边的教练向井也有不时对场上的爱川球员发出过提醒,让他的队员们随时注意打者春日云变招使坏来着。

但因为接连的一次又一次的打击,春日云即使打都没多少力气都好,他仍然坚持挥棒重打破坏来球。

这样一来,就使得爱川高中那头的守备球员们多少分了些心去。

而这一丁点的分心,正正就是造就了接下来本场比赛里最为精彩的一个瞬间!

只见,此时春日云努力的维持着表面上一副死拼到底的气势,而在暗地下默默地计较着自己出棒触打的时机。

很快爱川高中投手西光寺把球按照捕手的配球路线投了出来。

“外角,速球,方向是……偏下角落!”

就在这个看清球路的瞬间,春日云动了!

他突然性极强的从全力挥棒突然改成了双手握短棒挡触打,把球棒就这么突然性的摆到了来球的路上。

“什么!!!~”

“诱骗打法长改短触!!!~”

“该死的,他还真的敢来这套!”

“守备,守备!!!~”

爱川高中那头所有人都被春日云这一举动给吓到了,游击区和外野的几名守备球员纷纷打起十二分精神的移动补防起来。

“乒~”

春日云如愿地把球触打成功后,立即将球棒一甩开始跑垒而去。

而另一头,棒球其实这次被触打得狠了。

它并没有像正常标准触打那种软软的滚地而出,而是带着一定的力量弹地朝着投手丘那蹦去的。

“我来!~”爱川高中投手西光寺看此情景立即大喊着协防来。

他投完球后立即作出调整奔下投手丘,朝着弹飞出来的棒球扑上去。

棒球飞出的方向很正,正笔直地朝着西光寺弹跳着过来,他跑前两步后站定将手套摆在腰间。

因为他预估着棒球最后来到他跟前时的位置就是在自己的右侧腰间这个位置上,但是有一点是他没有预估到的。

那就是这记短触打出来的球的力量其实不小,还有就是他此前连续投了那么多记球,整个上半身的力气耗损得厉害.

所以当西光寺站定开始把手套摆好位置自认为自己能协防时,棒球在这会其实已经先他作的守备动作一步过来了。

“呼~”

一个穿越掖下而过,西光寺在这会竟然犯了一个最不应该出现的守备失误!

“穿越!?~~”

“啊啊啊啊~~”

“不要!~”

“啊哈哈哈……这样都行!~~春日君快跑啊~~”

“哈哈……天助我也!~~”

一瞬间,两队人两种不同的激动神情展现在全场球迷的眼中。

奔跑中的春日云没有顾及周围,他拼命地在跑着,甚至在上垒前一步他还使出了滑铲式的整个人铲了上去到。

等他身体终于停止之后,站起来时左右顾盼的却发现棒球竟然没在内野区,跑到了外野去到。

“这……这个,我是安全的上垒了吗!?”

这时,在青叶道台高中休息区里爆响出一阵欢呼声。

“耶!!!~~”

“干得好,春日君!”

“哟西哟西哟西~~哟~~~西哟西哟西!!!~~”

“漂亮,太漂亮了!~~”

“吼吼吼~~上垒了,上垒了!~~”

“有救,我们还有救,哈哈……”

休息区里,几乎所有青叶道台高中的球员都奔出休息区,在场边大吼大叫的像群疯子似的疯狂庆祝起来。

“呼~~还好,看样子是我安全上垒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