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投手

王牌投手

更新时间:2021-07-22 10:54:04

最新章节: 转眼间,深秋便至。属于棒球的战火又一次被重新点燃,新一届春甲大会地区选拔赛,在神奈川县内如期举行。而这次,青叶道台高中由于在夏天时,在夏甲大会上的优秀表现,此次参战春甲大会的春日云等人自然而然的,就被全国各地的体育报和网络新闻媒体们,统一口径的宣称为——霸者的再出征!口号喊得十分的响亮、高调,但青

218.再决胜负二

镰仓市真田透家的道场内,有着两名身穿剑道服的年轻男子正在持剑对立着。

一身和之前相泽圆同为白色系剑道服的春日云,此刻还有些不大习惯身上所穿的这套衣服。

这并不是说春日云他的剑道服穿得不合理,或者是尺寸不对之类的问题,仅仅只是他不惯剑道服这种看起来宽松得来,又带着几分紧凑的装束而已!

作为对手的真田透看出这点,所以他在对决开始后还是故意只守不攻的继续给春日云多预留些习惯的时间出来。

只不过习惯这东西,那里说想习惯就习惯的啊!

好一会功夫过去了,春日云勉强的适应了身上的装束对自己肢体活动所带来的约束后,他方才对着真田透招呼道:“真田君,我准备好了,请多指教!”

“~~~”

真田淡然一笑的持剑对之。

此时,春日云和真田透两人的起手姿势是一样的,都以双手持剑在身前的样子在场中相对。

但如果细看的话,还是能看得出两人间的起手姿势存在着许多处细微不同来。

首先真田透那边给人的感觉很稳!

站的马步很稳、持剑的双手抓剑抓得很稳、身体保持着起手式姿势同样是保持得纹丝不动的状态……

可见,真田透在剑道上的功夫已经到达了一定的深厚的程度,方才有如此表现的。

对此春日云丝毫不敢大意,他也像刚才自己的邻家美少女相泽那般,一点一点的把步子往前挪动着、探索着……直到他来到了自己感觉已经来到了双方进攻范围的跟前,方才停下前探的脚步。

进一步则攻,退一步则败!

此刻,两人手中剑的剑尖已经是距离很近的遥遥相对的状态下,春日云心里突生出这么一个念头来。

他危险的眯了下眼睛,看着面前一脸波澜不惊、脸色淡定的真田透,发现此时真田透身上所散发出的气势压迫感,比起之前在棒球场中和他交手时更加的凝重浓郁。

春日云在某一刻当中,清晰无比的感觉到了真田透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深为剑客拔刀相向时的危险感了。

“嘶!~这就是真田他真正的势吗!?果然很强大啊……”

虽然没有真正的交上手,但作为曾经也学过武术的春日云,却十分清楚在动刀舞剑上他比不过一直有修习此道的真田透。

虽然心里清楚打不过,但如果因为如此就不敢与之对上手的话,那也真的太愧对自己曾经那么辛苦在家乡跟师傅学艺了!

想到此处,春日云便不再犹豫地的甩先出手先攻了。

他大喝一声的朝真田一剑刺来:“真田君,注意了~喝啊!~”

“啪!~啪啪啪~~啪啪~~”

顿时,竹剑和竹剑的对碰声不绝于耳的响起。

春日云双手握剑的把竹剑给舞得呼呼作响,可见其出剑的力道之强了。

但面对这样的攻势,作为对手的真田透却表现得更加抢眼。

只见他手中的动作很小,仅仅只是把剑或磕、或敲、或打、或削等等一系列的动作,便轻松的把春日云猛攻过来的剑击给一一消除了开来。

不但如此,甚至在此过程中春日云还因为几次用力过猛出现的破绽,而遭受到了来自真田透的教训!

短短1分钟不到的功夫,春日云和真田透两人便已经交手了不下50次的剑击。

随后春日云一剑横削被挡下来后,迅速的后退两步退到安全距离之外,双眼忌惮无比的透过罩在脸前的面具看着真田透来。

“哈呼~~”

春日云深呼吸了口气,说道:“真田君的剑术果然了得啊!~”

真田对此淡然一笑,并未有过多的高兴或者是其他的表现,一如春日云在赛场当中遇到他时的沉稳淡然。

这时,春日云似乎想到了什么的说:“虽然如此,我还是很想和真田君斗上一斗哇!~”

“好呀,春日君,来吧我等着你!~”真田透终于说话了,不过却还是一副只守不攻的样子自信十足的。

仿佛这次的对决在真田看来根本就不是棋逢对手,而像是一次教导切磋的样子。

当然了,教导的导师绝对是真田他自己,而接受教导的自然就是春日云了!

“混蛋,这家伙还真是自信呀!~”

春日云虽不想打击自己的信心,可真田的确有这份在剑道上教导自己的资格。

想到这里,春日云不由的把心一沉作出决定了的举手向真田透示意暂停来:“等下,真田君,暂停下哈!~”

“恩!?”真田透奇怪的看着春日云来。

这时不单真田奇怪了,就连在旁观战的相泽圆和真田家道场在场观战的一班学员们也都奇了个怪来。

这小子想干嘛!?

只见这会春日云左右环顾的看了眼四周,很快的就发现在道场一旁的刀架上摆放了好几把规格不同的木剑。

“真田君那是……”春日云出声询问到。

顺着春日云的目光,真田看到了木剑架,于是便解释道:“那是木剑,怎么!?春日君难道想更换手中的剑吗!?”

“恩,可以吗!?”

真田透有些皱眉的考虑了下,之后才恢复淡然的答应着说:“请便!~”

“谢谢!~”春日云点头鞠躬道了声谢后,向着旁边的刀架走去。

很快春日云便选好了新的剑走回场中央来,这时春日云整个人开始变得不同起来了。

他脱下了带在手上那厚实保护的手套,双手各一手拿着两把一长一短的木剑,并且木剑的规则在真田透和周围的人看来很是胡闹。

因为此刻春日云手中所持的木剑对他们而言,根本就是小孩子初学剑道时所用来练习的短剑。

“我嚓,这小子的脑子有毛病啊,明明有长剑不用,偏去选少儿组练习用的短剑,这不是自找死路吗!?”

“呵呵……我看这小子八成这里被打坏了!”

“就是就是,单以剑道而论,真田师兄可谓是打遍县内无敌手的说呀!~”

“这小子败定了!~”

“嘻嘻,作等看戏~”

由于春日云的特立独行,搞得一旁观战的一些道场学员们都忍不住出声对此议论起来,可身为被众人议论纷纷的春日云却一脸笑容的对这些忽之不见到,他说:“我好了,让我们接着刚才的比试吧!~”

“春日君~~”相泽圆这时不清楚春日云的打算,所以在旁担忧的终于忍不住出声喊了句他来。

而真田透则问道:“你可都选好了!?”

“噢!~”春日云明确的回答他来。

“那么,好!我们继续~”说完,真田透一把将刚才掀上去的面具罩下,重新持剑而立准备起来。

另一边,春日云也哈哈一笑道:“很好,那么……我要上了,真田君你小心了!”

“哼!~”真田闷哼一声以作回应。

再接着,春日云突然作出一个奇怪的起手式来准备到。

而这个动作又让一旁的道场学员们纷纷嗤笑不已起来,但此刻他们都没有再闹出半点声响,这是规矩。

不过从他们的脸上神色却能看出,这些人对春日云此刻摆出的架势很是不屑的:哈哈……这是什么鬼!?起手式吗!?好难看,好伪娘啊!~~这家伙该不会是伪娘党的吧!?

可作为对手的真田却不这么想了,当他一瞧见春日云扎起内八字马步,手中的剑一前一后摆在身前时,便立即心生不好了来:恩!?这是……

还没等真田多想,那头春日云便在一声喝喳后,主动的攻上来了。

“小心了真田君,我要进攻了!”

“等得就是你,来吧!~”

“喝啊!~”

“喳!~”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顿时,比起第一次两人交手更加频繁紧密的剑与剑的碰撞声,和两人伴随着发力猛攻的大喊声在道场里响起。

而这一次…….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