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投手

王牌投手

更新时间:2021-07-22 10:54:04

最新章节: 转眼间,深秋便至。属于棒球的战火又一次被重新点燃,新一届春甲大会地区选拔赛,在神奈川县内如期举行。而这次,青叶道台高中由于在夏天时,在夏甲大会上的优秀表现,此次参战春甲大会的春日云等人自然而然的,就被全国各地的体育报和网络新闻媒体们,统一口径的宣称为——霸者的再出征!口号喊得十分的响亮、高调,但青

13.三军守备的实力

“啪!~”

“三好球!~”站在捕手身后的裁判再一次判定一记投球后,举手大喊出声宣布道:“打者出局,攻守互换!“

随着裁判的一声令下,场上的一众一年级菜鸟队全体队员们,一个个都像刚打完场仗似的,累得满头大汗走回了休息区。

然而,虽然比赛是刚开始打了半局,但相对于轻松到刚热身完毕的三军一众学长们,一年级菜鸟队这边场上的9人几乎个个都大汗淋漓的跑回到休息区,二话不说一个个找准了自己的水壶昂头就是一阵猛灌到。

“咕噜~~咕噜~~”

一阵牛饮声,顿时在一年级菜鸟队这边的休息区里此起彼伏。

好一会之后,才有人叹息出声来。

说话的是负责守备一垒的齐平拓也:“啊哈~~终于舒服了,混蛋啊~~三军的学长们果然超难对付的,这才第一局而已呀!”

刚才完成了一次几近完美,差点就双杀对手的三垒守备崛部隆一插话道:“没办法的事,学长们的确经验丰富过我们呀,对于球的处理他们掌握比我们好太多了!”

听到这话,休息区里几乎所有人都明白此时的崛部隆一,他还没从刚才那个差点能双杀的守备当中恢复过来。

当然除了门外汉春日云这会还有点呆呆的坐在板凳上,不知他在想什么的。

这时,在春日云一旁休息当中的投手渡边久智看到春日云有些茫然的发呆,知道这位自己刚认识不久的好友还没习惯打棒球的氛围,所以他对春日云搭话道:“怎样,春日君,感觉还好吧!?比赛才刚开始,我们后头还有得打呢,右外野的守备就交给你了!”

“哦~~”春日云刚听完时下意识的点头应了下,然后才回过神来看了眼身旁的好友渡边久智,看到他眼中对自己还没适应棒球比赛的氛围而出声为自己解围的,于是春日云感激的又应了渡边久智一句:“哦!~没问题,虽然不敢说包在我身上的话,但是如果球真的飞过来了,我一定会很努力去接住它的。”

渡边久智笑笑,左手握拳轻锤了春日云手臂一下,才说:”棒球比赛虽然在你们门外汉眼里,也许是种很沉闷的运动!……别急着否认哦,如果你没这样的想法,刚才你就不会发呆了!“

一句话说得春日云有些脸红的,的确此时他的想法被好友猜了个正着,这让他有些不适应的不好意思起来。

最后春日云只好嘿嘿一笑的坦白说:”没办法,守备右外野那个地方太无聊了,球基本上都来不到我那边的。“

”哈哈……“听到这,渡边久智突然大笑了起来,并不断点头的傲娇着:”恩恩恩~~这样就对了,本来一开始让你上场我们就没打算要对你抱多大期望的,无非就只是想让你感受下正式比赛时的气氛而已!……至于说球打不到你那边,你以为真的打不到吗!?开玩笑,那可是我投球时故意控制出球方向,让三军的学长们没那么容易打得正球,所以大多数被击飞出来的都是些内野滚地球,或者是左外野、中外野的高飞球的。“

”什么!?控制被打飞出去的球的方位,这样的事情也可以做得到吗!?“春日云听到这觉得好友渡边久智竟然能有控制投出去的球被打者打到自己所想要去的地方,而感到很是惊奇的问。

渡边久智看到自己的话明显吸引住了春日云刚才分散的注意力,于是接着解释说道:”哦~~这样的事当然没问题啦!这可是每个投手需要掌握的一种基本守备技巧来的……“

”厉害……“春日云因为不知道这样的事情是怎么做到的,所以感觉此时的渡边久智的身影很高大上赞叹道:”渡边君你可真厉害呀!~“

”啊哈哈……一般般啦!~“某人得瑟起来了。

这时,春日云又问到:”你怎么做到的!?“

只不过某位得瑟起来的家伙这会仍然沉浸在yy当中无法自拔的,挥挥手含糊其词的回答道:”啊拉拉,没什么大不了的,无非就是把速球加滑球再加上变速球和指叉球,四种球种相互配合的结果罢了!“

”就这么简单!?~~“春日云听完后更是不解了。

事情当然不会那么简单了,只不过对于这些渡边久智再说下去也没什么用,毕竟对于门外汉而言,投手面对打者时所用到的各种球种怎么个配合法,需要达到一个怎样的守备目的,这里面的事情真要说的话,那可是连续说上个几天几夜都说不完的。

…………

就在春日云被好友渡边久智的一番话,把自己刚才分散的注意力重新聚焦回来时,球场上第一局下半一年级菜鸟队的攻击时间就这么悄然来临了。

负责打第一棒的是三垒手崛部隆一,而负责三军投捕的是一对二、三年级联合的搭档,投手是来自二年级b班的赤木纯一郎,而捕手则是来自三年级b班的武井和夫。

只见比赛在裁判一声令下后,三军投手赤木纯一郎立即脚踩踏板开始投起球来。

“哎,春日君,三军的赤木学长要开始投球咯,你可以仔细观察看看,赤木学长到底面对我们的打线所用的配球和我的有什么不同!”

此时渡边久智的一番话把自己的原本分散的注意力,给重新集中回球场的春日云,在好友渡边久智的提醒下开始认真观察起三军投手赤木纯一郎对于自己这一方打者狙击时,所用的各路球种配合来。

第一球,赤木纯一郎所展示出来的投球就大让春日云感到十分的惊讶了。

只见,赤木纯一郎一开始同样是用了和渡边久智开场所用的投法――振臂式投球法,来投他的登板第一球。

不过在赤木纯一郎开始踏步出去后,春日云便立即惊奇的‘呀’一声喊出来:“渡边君,你看,赤木学长怎么把球从身体一侧那样奇怪的投出去了呀!?这样行吗!?……”

还没等春日云这边话说完,那头赤木纯一郎投出的球便已经直线以超快的速度飞速,从投手丘直飞撞进了本垒板后面捕手的手套里了。

而且不单是速度超快,春日云还能在一旁听到棒球撞破空气的那中破风声,要比起他的好友渡边久智所投出的球还要大声一些的。

那也就意味着,赤木纯一郎所投的球的球威要比起渡边久智的投球要来得更加有威力。

果然,这球过后渡边久智的脸上立即出现了一片凝重的神色来:”好强的球威啊,这就是三军正选投手的球威了吗!?“

这时,春日云奇怪的问着渡边久智道:”渡边君,你看到没有,赤木学长的投球姿势好奇怪哦!侧着身体来投,竟然还投得那么准,那么快,难道是这种花式投球法的特别之处吗!?“

渡边久治脸色还是有些凝重的没从刚才赤木纯一郎所投的那一球恢复过来的,但至少此时的他还是没有忘记给自己好友春日云做科普的解释说:”那是侧投法啦,不是什么花式投球,侧投也是投手投球是所用的一种常见投球动作啦!相比起像我这种传统右投的投球动作,侧球有着出球角度诡异刁钻、擅于投卡特球路的投手由最喜爱的一种投球法。因为本身侧投的出球点就低过传统投球法,再加上球路的变化,那绝对是打者的恶梦呢!“

”哦,原来是这样!?那为什么渡边君你不学着赤木学长那样用侧投啊!?“

渡边久智甩了个白痴的白眼给春日云,才回答道:“侧投虽然好,但其实也是有其缺点的,至于个中详细,等比赛完了我再慢慢跟你讲解吧!~现在还是关心比赛为好,你看,一棒的崛部君好像不行了!”

镜头转到球场上,此时站在打击区上的崛部隆一心里何止是不行的心情啊,那简直就是绝望了都!

“呼~”

“啪!~”

“好球,击球手三振出局!”

又一记角度刁钻的内角速球,把崛部隆一原本还想瞎碰运气出棒打击的最后一点心思,给直接暴力粉碎掉了。

“该死的混蛋……”一脸不甘的崛部隆一被三振出局后,一脸不甘的和第二棒打者擦肩而过时,凝重的提醒着同伴道:“小心,赤木学长的球球威很大,速球后半程会有个明显的加速,出棒不能犹豫呀!”

“哟西!~”第二棒准备上场打击的赤井犬一郎听了崛部隆一的建议,微微点头致敬后走上了打击区。

只不过,虽然赤井犬一郎有了此前崛部的提醒,可真到面对三军投手强力投球之后,依然是没办法有效的打击击中飞过来的球,同样以三振出局的方式献给了三军投手赤木纯一郎又一笔三振对方打者的成绩单。

不单是第二棒的赤井犬一郎,就连接下来上场的一年纪菜鸟队三棒强打依田尘八,同样也没能逃脱被三振出局的命运。

这样一来,一年级菜鸟队好不容易防守住三军打线的强烈猛攻,互换过来的攻击机会,三两下的就被三军的正选投手,来自二年级b班的赤木纯一郎给轻松解决掉了。

”啊!?这么快就打完了……“

“天啊,怎么会是这样!~太快了吧!~”

“我还没休息够呢!~真不愿上场啊……”

“我哭了的心都有了都……”

“学长们真bt……“

本来还想着自己一方多少能纠缠三军学长们在守备线上一会功夫的菜鸟们,还没来得及喘多几口气,那头第一局属于他们的攻击时间却已经走完了,这让得不少一年级菜鸟们心生不忿,当然也有着不少的无奈和不甘心的,一个个在休息区里吐苦水来着。

而另一边,场上的比赛进行到此,一年级菜鸟军团对阵三军后备役的棒球比赛第一局正式结束,场上的比分暂时是0:2,一年级菜鸟队落后着。

从双方第一局的攻防对抗来看,明显得能看出,三军无论在守备时投手的强势,或者攻击时打线上的强力威胁,都要远远高于一年级菜鸟们的。

而这样的形势在此后的几局比赛里,更是被体现到了淋漓尽致。

一年级菜鸟队们虽然使出了浑身解数进行守备,但他们的投手渡边久智依然在比赛中段的第5局守备时,被三军的中心打线第4棒轰出了一支垒上无人时的无垒包守备压力状态下的阳春全垒打。

而在进攻端,一年级菜鸟们更直接遭受到了三军正选投手赤木纯一郎的封杀,每局不是以成功引导打者打出好接的球,然后被触杀出局,就是直接被赤木纯一郎暴力三球给三振出局的。

一时间,无论是进攻和守备,一年级的菜鸟们都陷入了极度不妙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