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投手

王牌投手

更新时间:2021-07-22 10:54:04

最新章节: 转眼间,深秋便至。属于棒球的战火又一次被重新点燃,新一届春甲大会地区选拔赛,在神奈川县内如期举行。而这次,青叶道台高中由于在夏天时,在夏甲大会上的优秀表现,此次参战春甲大会的春日云等人自然而然的,就被全国各地的体育报和网络新闻媒体们,统一口径的宣称为——霸者的再出征!口号喊得十分的响亮、高调,但青

223.比情书还要高伤害

“啪!~”

“啪拉~~”

“早啊!~”

“早,各位!~”

教学楼下的橱物柜前,聚集了一大班正在此处换些准备上楼上课的学生。

在日本,无论是高中、国中,或者是大学,甚至是一些私塾的补课社亦好,对于学生在礼仪方面的要求是十分严格的、甚至到达了苛刻的地步!

这点从每个学校对学生的统一着装、统一仪容仪表标准、统一的鞋子进出学校教室,以免学生从外面带来的尘埃以及各种污染源会脏了学校的清净,等等这些要求里都能看得出一二来。

青叶道台高中同样也不例外。

此刻春日云正站在教学楼下自己的橱物柜前,打开柜门从里面取出上楼穿的白布鞋准备换下脚上穿着的这双皮鞋来。

可这时让春日云有些意外的情况出现了!

只见他把鞋子取出的同时,还将橱物柜里被塞进去的十几封带着轻微香起,满满爱心粉红或纯白的信件也给抽掉了出来。

“哗拉拉~~”

“~~~”

看着自己脚边的十几封类似情书的信件,春日云一手扶着额头揉捏了番:好吧,这算是什么事情呀!~

没有多作猜想,春日云几乎本能式的将脚边的信件一一捡起,再快速换穿好鞋子后,关上了橱物柜的门,便想着准备上楼去了。

可这时,楼梯口处突然传来了几声女孩子的惊讶尖叫声:“呀!~~”

“踏踏踏~~~”

楼梯处一阵的慌乱,让得准备上楼的春日云再次苦笑了下,他看着手中的信件想到:想不到我春日云以前是帮着老姐专门处理她的情书,如今却是轮到给自己处理情书了!~这班女生我都该说什么好呢!~~

虽然心里头有些作态的如此想着,可是春日云这会脸上的嘴角处为何让人看了根本就没有半点嫌弃收到那么多情书的模样呢!

……………………

来到教室里,春日云才刚坐下来放好书包的,那头他的老死渡边和土原两人便围上来了。

“早呀,春日君!~”

“早~~渡边!”打完招呼后,春日云看到渡边好像还有什么话说的,于是问到:“你干嘛呀,这是!?”

只见渡边一脸猥琐模样的搓着手问春日云道:“嘿嘿~~没什么呀,只是想问下今天你收了几封了!?”

“那~~都在这了!”春日云翻白眼的直接二话不说将此前收集起来的情书,给统统一股脑甩给好友渡边手中去了。

渡边看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后,立即毫不客气的当面点起数来:“1~2~3…5~6~7…15~16~17~18!~我嚓,行呀春日君,今天竟然破记录了一大早就有18封情书,厉害,真是厉害!”

“恩恩!~”土原也在旁点头附议着:“没错,不愧是学校新晋的校草3号人物哈!~厉害,厉害~~”

说着说着,土原还一边对春日云竖起大拇指,一边往后退去到。

可眼尖的渡边发现了土原的小动作,于是立即大呼小叫起来:“呵拉!~~土原君,不好意思哈,这盘我赢了!所以等下中午的便当我就放心交给你了~~”

“噢!~~该死的双数!~”土原听完立即脸色阴沉到快要滴出水了来。

一看便知道这两个家伙准拿自己今天收到的情书数量来作打赌了,春日云无奈的笑问到:“说吧,土原君今天你输了什么!?”

“中午的便当,福利社的头牌套餐——炸猪排饭一份!”土原拖沓着脸回到。

对此,春日云耸耸肩的回以一句抱歉来:“抱歉,帮不了你了!~”

“嘿嘿~~”而渡边则在一旁偷着乐起来。

“呀!~你就得意吧,你,今天还有下午一次对赌呢,走着瞧!~”土原气不过的放下狠话来。

可渡边的回答却依然只是猥琐地笑:“嘿嘿~~”

这时,上课的铃声响起来了,春日云只好打原场的对面前这两活宝好友劝道:“好了好了,今天早上的胜负已分,上课吧!~”

“哈伊~~”土原有气无力的应到。

而渡边则是一脸答谢起春日云来:“哈伊哈哈哈伊~~真是多谢我们的新晋校草3号了哈!~”

“~~~”春日云再次翻白眼以对起来。

说起这个校草3号,春日云都不知道是那个多事的家伙给自己安排的。

反正自从县大赛之后,自己便从原本在学校里的默默无闻,一下子成了热门受欢迎的校草……

这过程来得是又猛又迅速,根本没有半点他适应过来的时间!

最直接的体现便是这几天下来,在学校里每时每刻都会不定时的收到来自各个班的妹纸,故意和他擦肩而过并随即递给他一封封写满了爱心情谊的情书!

而这也导致了渡边和土原这两个好事之徒,因为没有收到情书而妒忌得只好以打赌春日云某个时刻收到的情书数量、写情书的人是谁、高或矮、胖或瘦等等之类的问题,来发泄他们心里的不平衡来。

……………………

下午,下课铃响起,春日云和渡边、土原两人下了教学楼去换鞋,准备去棒球部报到开始今天下午的训练了。

“啪!~”

“啪拉拉~~”

和早上刚来时同样的情况,春日云一开橱物柜的门,立即从里面散出好几封粉红的情书来,并且此刻眼尖的春日云还瞧见在不远处校园里的一颗大树下,那里正隐藏着几个女同学正一脸害羞的模样朝自己这边偷瞄过来着。

“我嚓~~又十几封情书收入!!!~~春日君啊,看来你这个是要做情书王子的节奏啊!~”渡边在一旁一脸羡慕嫉妒恨的。

土原也跟着吐槽道:“唉……人比人,比死人啊!~为什么像我这么帅的美男子就是没人欣赏,没人爱呢!~~”

“~~~”

这时,渡边的脸色突然变得奇怪起来。

因为他从自己的橱物柜里竟看到了一封样子和春日云的柜子里毫不相差的信件来……

于是他立即傲娇起来的将信件拿了出来张扬道:“哈哈……你帅不帅我是不大了解了,但是很明显的我比你更有人爱这事就是真的!你们看这是什么!?~~赞赞~~”

“情书!?”

“我嚓,渡边连你也有了收获!!!~~天啊~~”土原此刻更是激动到无法自己的地步了。

“嘿嘿~~”渡边首次收到了情书,他同样也很激动的连忙将信件放到鼻子前狠狠地嗅了几下信件上的香气:“呵拉呵拉~~真是香啊!~这位妹纸可真有眼光的说~”

接着,渡边当场拆开了信开始故意刺激着某人大声的读阅起这封情书到:“渡边君,你好!我是高一C班的濑户美家,很高兴……”

“啊……可恶的混蛋,别念了,别念了!~我不要听,不要听,不要听啊!!!~”土原被渡边读信的声音给整崩溃了。

而春日云则在旁好笑地用眼角瞄向四周去,终于在楼梯口处他看到了两个缩在那后面只露出半个脑袋的女生。

明显的,这两女生怕就是渡边手中情书的原作者了吧!

这时渡边已经把情书里那情谊绵绵的字语给一字一字,慢慢且咬字清楚的念到了最后,同时他脸上的得瑟神情更加的浓郁了:“你知道吗!?自从县大赛看了你的表现之后,人家便发现你真的挺帅的,而且我也打听过渡边君你是个乐于助人的好人,所以……”

“啊啊啊啊”土原继续崩溃中。

但春日云却在等待了渡边念完下半句话时,不见渡边声音反倒是他的脸色精彩万分起来后奇怪的跟着应了句来:“所以!?所以什么!?”

渡边哭了!

毫无预兆的哭了,而且还是泪流满面兼一副万年怨男模样的对春日云说到:“所以春日君,我恨你!~~”

“什么!?”

“哎!?”

春日云和土原两人大吃一惊,渡边这念情书好端端的怎么又怨恨上春日云了呢!

于是土原连忙一把抢过渡边手中的情书,快速的阅览一遍,随后……

“扑~~哈哈哈哈……哇哈哈……啊哈哈~~”

土原瞬间从极悲转到了极乐,一下子便笑趴在地到。

“什么鬼呀,这是!?”

春日云疑惑不解的接过了土原手中的情书也快速的阅览一遍后,顿时他醒悟过来脸上被一股冲天笑意给憋得通红通红的。

“扑~扑扑扑~~咯咯咯~~”

原来信里的内容的确很情谊绵绵,好话说的快上天的节奏,但是情况不对的是信里的最后一句话却将原本应该是表白的一封情书,给生生改成了感谢信。

“所以,你这么帅有聪明的男生,应该不会拒绝帮我一个小忙吧!~请帮我把信里那封白色的信件转给你同班的春日云同学,同时请帮我约他今晚出来咖啡馆门口,谢谢!~”

好吧,看到这里任谁都知道这绕了一大圈又是情、又是爱的这位濑户同学,原来竟然是想让渡边做她和春日云的中间人的。

这如何不让刚刚还满脸杯具的土原一改杯具的心情,瞬间笑趴在地;如何不让刚刚还满脸得瑟的渡边,瞬间脸色精彩无比起来呢!

就连作为第三……哦,不!

应该说当事人之一的春日云也被这封奇葩的情书给逗得快憋笑憋出内伤了来。

送情书还有这么个玩法的,这送信的女生也够是醉人的了——春日云如此哭笑不的的想到。

“扑~~哈哈哈哈……哇哈哈……啊哈哈~~”

“呜……我不活了,我的人生已经没有意义了!!~”

“啊哈哈……”

春日云又是好笑又是好气的看着渡边和土原两人,正想出声说什么的,却听到一旁传来了一声清灵的叫唤声来:“什么事情这么好笑呀,春日!?”

“咦!?啊圆呀,你过来了。”

这时,突然出现的相泽圆把正在大笑的土原和正在悲哀中的渡边给吸引住了,双双同时忘记了刚才某人在笑和某人在哭的。

没办法,美女就是有这种能力,尤其是作为学校校花榜第3名存在的相泽圆,她的美更是不用质疑的!

“恩!~下课了呀,你们不去棒球部吗!?”

“这就准备去呀~”

“哦!~”

看着春日云和相泽圆两人一副十分熟念兼有些暧昧之情的简单几句对话下来,土原和渡边瞬间感到情况不对起来了!

“哎!?”

“我嚓,我嚓嚓嚓!!!~你们……”

“你们两个……你们这,这是……”

土原和渡边不干想像自己心中的猜想是正确的,像见了鬼似的用手指着春日云和相泽圆两人来。

可这时,春日云和相泽圆两人相互交换了个眼色,随即两两甜甜一笑的扬起各自的右手手臂来。

在那上面,两人的手腕处分别系上了一条红色的幸运绳。

然后春日云很是傲娇的宣布到:“我们呀!……已经交往了呀!呵拉,你们看~”

“乒乓啷!!!~~”

“哎!?”

“什么!?”

顿时,在教学楼下这方圆十多米的地方所有人的小心脏,一个个都像玻璃破碎了般,发出清晰碎裂的声音来。.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